一颗脆皮核桃w

拼命吸着屁股毒/lo娘/JK/文图双修的渣渣/JOJO痴汉/12team大法好/一松轻松girl/一生悬命爱利达/我铁我炮美如画,缺爷快带我回家

妈耶这也太好看了

神猫罗尼休:

分享几件很可爱的少女风古董帝政裙。

【网瘾组】超时空同居-1

*电影《超时空同居》梗
*想要改变时间的不是源氏,他们是无辜的
*HE

谁也想不到,某知名游戏主播Hana Song,竟然只住在一间几平米的小屋里。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她一个女孩子,父母都去世了,只能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没生在这却长在这的东京都,她有什么办法。
好在她还有上天给予的游戏天赋,在这个看脸但是有实力更好的社会,她还能有个赚钱糊口的“一技之长”。
这天,下了直播的哈娜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把吃了一半的薯片丢在床头。为了多赚点工资和礼物钱而几天没怎么休息的她实在太困了,好不容易才在钟表指针指向12点之前赶完了强迫自己增加的直播时长,然后她直挺挺地躺了下去,陷入了梦寐以求的梦香。
然而,就在她沉睡时,一切都悄然发生着变化。
变化大到第二天早上,Hana在梦里张牙舞爪地挥着她的小细胳膊的时候,拍到的不是那个吃剩一半的薯片袋子,而是一个人的脸。
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不对,这个触感太真实了,皮肉拍打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和太清晰了。
她开始慌了,然后睁开了眼睛。
一头非主流一般的绿毛映入她的眼帘。
接着她往下看,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没有被她无意中的一巴掌叫醒的、还在睡梦中男人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说皮肉之苦叫不醒Genji,那么尖锐的女声一定可以。
还在梦里跟金发碧眼的漂亮洋妞约会的Genji看到眼前的场景,觉得自己一定是梦还没醒。
昨天晚上他可在家里睡着呢,没去酒吧,没去夜店,也没把外面的女人拐回家,怎么可能房间里有个女人呢?
他再次在回床上,嘴里嘟哝着:“都是梦,再睁开眼睛就不见了。”
然后他感到一阵恶寒,睁开眼的时候,场景没变,女人还在,而且手里多了把明晃晃的、就擦着他的耳朵就劈穿了枕头、剁在床垫上的菜刀。
他开始慌了。

“所以现在是2060年*[注1]?你糊弄鬼呢?”
Hana挑着眉看着眼前这个长得还算清秀但是表情不可一世、之所以肯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回答她的问题完全是被菜刀吓唬住了的绿毛男,完全不敢相信他说的话,“2060年的时候老娘才三岁,跟你在这扯皮?”
“那怎么?你说现在是2076年?”Genji也满脸嘲讽:“别搞笑了好吗。”
“什么?你在质疑我?”身为百万粉丝的“大佬”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质疑。她气呼呼的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向Genji展示起了门外的一切:光子建筑师建造的林立高楼拔地而起,整个城市闪烁着无与伦比的发达科技带来的光辉。这一切都是Genji没见过的,他被眼前的景色完全惊呆。就在此时,他看到了Hana趾高气昂的脸,于是不愿意处于下风的Genji再次推开门,眼前的景象有如变戏法一般瞬间变化:林立的高楼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古老的建筑,还有那些幽雅地绽放着花朵的、亭亭玉立的樱花树。这样的场景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两个人都哭笑不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注1:有大手子根据官方推测了OW的时间线,并绘制了一张大事年表,其中源氏生于2041年而哈娜生于2057年。官方完美的年龄操作啊(三胖鼓掌.jpg

没忍住又继续造了一张///
德拉诺尔·A·诺克斯x法老之鹰
天界的秩序-法芮尔·A·艾玛莉似乎
听起来好像就蛮像那么回事的2333

昨晚莫名其妙突然梦到海猫剧情,手痒画了eva x mercy这种
大概会画完所有女性英雄吧w
不管怎么削,你天使姐姐永远是慈悲的魔女。
我永远爱她

[双安][双飞]人渣的本愿


*很久之前的脑洞
*没有可能没有后续,所以就是个坑
*有anamercy、双飞、麦法
*尽量不ooc,无法接受请务必绕路

一条雪白的手臂从厚重的被子里伸出,在接触到没有开暖气的房间里那初冬的空气时,汗毛迅速立了起来。手臂的主人费力地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阵,然后撑起身子将好不容易拿到的香烟点燃,叼进嘴里。很快,薄荷混着烟草的气息,伴随着金发碧眼的女医生的吞云吐雾,笼罩住整个房间。
女医生身旁趴着一位埃及美人,乌黑的头发随意地披在有着古铜色健康皮肤的肩头,墨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似乎闪闪发光。她扭头看向倚在床头的金发医生,开玩笑似的说:“我真怕我会爱上你,安吉拉。”
“当然不会,亲爱的法芮尔。”她微笑着垂眸回望身边的埃及姑娘:“我们彼此的关系心知肚明,你爱的不是我,而是我身上和那个人相同的烟草味。别被假象迷惑了,如果你真的爱我,也不会在和我做/爱的时候蒙上你漂亮的眼睛。”
说完,她捞起属于埃及人的眼罩,指尖轻轻摩挲着她右眼下的“荷鲁斯之眼”纹身:“同样的,我也不会爱上你,这是约定。”
“是的,约定。”法芮尔咧开嘴笑了笑,有些苦涩。

安吉拉·齐格勒和法芮尔·艾玛莉,守望先锋内部公认的最佳拍档,同时也是大家最看好的一对年轻同性情侣。在这个包容度极高的组织里,同性相爱早已见怪不怪,大家真心的祝福着这对优秀的恋人。
但是,这一切都是假象,所谓的“理想恋人”不过都是演的一出好戏。
安吉拉·齐格勒早已心有所属,那个人正是法芮尔的母亲,她的上司:安娜·艾玛莉。
“那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法芮尔早已看出安吉拉的心思,她的眼睛一向如同鹰隼一般锐利。
结果二人达成协议,安吉拉的身上有着和杰西·麦克雷相似的烟草味——除了她自己是个吸烟者外,也和这位牛仔总是不听劝告地在诊室吸烟有关,因此她成为了法芮尔心中那点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出来的“恋情”的寄托——当然这是法芮尔自己给出的理由,有几分真实性安吉拉不想考证也不想知道;而安吉拉自然乐于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把与长官有着相似容貌的法芮尔当自己的精神寄托。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将在一方的恋情达成后终止,如有一方真的爱上了另一方,也要立刻终止现在的关系。
“无论怎么看起来,你都像是在吃亏。”安吉拉说。
“或许吧。”法芮尔看向远方,沉默不语。

【双安】今天也为了睡到老师而不断努力 1

*cp:Mercy x Ana
*法芮尔“曾经”喜欢安吉拉
*全是小甜饼(大概)
*段子集

【学校背景下的双安】
-1-
我叫法芮尔·艾玛莉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名在母亲曾经担任副校长的学校读书。
我喜欢我的班导师安吉拉·齐格勒已经很久了。
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一问她的意思了。
“老师……我有个问题……”
“嗯?”年轻貌美脾气又好的瑞士老师摘下金丝眼镜,温和的看着我。
哦……她真好看,捂胸口。
“老师,那个,您以后的孩子……姓什么呀。”
哦凑,我在说什么?啊老师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吗QAQ
“我想……姓艾玛莉吧。”
哇!我我我听到了什么?
老师这是在指什么呢?!
以后是不是再也不用羡慕忌妒恨那个在自习室抱着自己漂亮的红发女友当众啵嘴的英国妞了!
我已经无心上课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放学回家之后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的场景了。

-2-
我叫安吉拉·齐格勒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名在毕业的母校任教的一名教师。
喜欢我很久的女学生今天来问我以后的孩子姓什么。
哦天啊,她是不是还什么都不知道,可怜的孩子。
“我想……姓艾玛莉吧。”
我这样回答道。
她看起来十分的兴奋,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身体不住地颤抖,眼睛里好像都闪着小星星,我都看在眼里。
哦……好吧,还是先让她开心着吧。
看看时间,我也快下班了,买块草莓蛋糕去她家吧。

-3-
我叫安娜·艾玛莉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曾经是一位副校长,我的女儿就在我就任过的学校读书。
在我还是人民教师的时候,我教过一名无论是学术还是相貌都出类拔萃的女孩,叫安吉拉·齐格勒。
她可真是比冬夜的月亮更迷人。
但是当时师生之间并不能发展这样的关系,因此安吉拉与我分别,去其他国家进修了。
不过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们再一次相见,我才发现我对她的热情如同往昔。
她也一样那样爱我。
希望法芮尔也能像家人一样接纳她
泡点红茶吧,她也喜欢。

-4-
当法芮尔兴奋的赶回家时,看到的是正在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安娜的安吉拉。
“这……这是怎么回事?”
法芮尔无法一下消化眼前的情景,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回来了法芮尔。”安娜一手拎着草莓蛋糕,一手挽着安吉拉,“来,叫妈妈。”

END

woc不能更好看

苦逼星人正在精分:

妈呀 真好看

神猫罗尼休:

魂断威尼斯,这件外出服是典型的爱德华时代风格,纯白,高领,用大量蕾丝装饰,而设计师将蕾丝做成线条饰边的样式,更显丰富。另外特别喜欢这顶大帽子!

《禅师的脑回路都是这么奇怪吗岂可修——简称“禅修”》 04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圣哥传设定
*但愿神明不会打死我

“那个……源氏,我想去你的家乡生活一段时间,你愿意陪我吗?”
一天,禅雅塔这样对源氏说到。

当然不愿意啊!
哇岛田家已经不属于他了,没有钱给他挥霍了;变成半人半机械的他也不能再和漂亮的大胸小姐姐们一起嘿嘿嘿了。虽然他不再是以前的他,可是难免触景生情,也是会很难过的好吧!

但是看着老师一脸“超想要——”的表情,源氏深情地说:“当然,老师。”

大胸小姐姐们见鬼去吧,我师父世界第一可爱——岛田源氏。

于是他们现在,蜗居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的公寓楼里,享受着下山的生活。

于是第一站,禅雅塔就拉着源氏,来到了游乐园。
“老师你想玩点什么?”
“既然我是第一次来,那就随你喜欢好了。”禅雅塔这样说道。

当禅雅塔跟源氏排了半天的队终于坐上了过山车似的娱乐设施并且被“捆”上了腰带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所谓的“尖叫型”项目——大概就是先沿着轨道穿过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然后突然顺水漂流冲下高台这种设定。禅雅塔感到一阵恐惧与好奇,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好奇。而源氏则一脸兴奋地幻想着老师感到害怕然后钻进自己怀里……
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那个,你听到有人念经了吗。”
“喂,你别吓我啊。”
“老……老师?”源氏看着面甲毫无波动但大概表示“我没事我很好”的禅雅塔,一直在小声嘀咕……
哇,不是吧,怕到念经了吗???

不可避免的,带老师来坐这种危险的娱乐项目的源氏,晚上是要没有榻榻米睡了的。
蹲在厕所地砖上的赛博忍者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就是这样,ballball你们了quq

猫头鹰喔了个喔喔:

是这样的没错所以请给我评论求求你们了

Mikoto:

没有错了

宵旬:

是这样的